徐州汽车网

北木南烤肉与酒怎么样,吃过的朋友谈谈感受呀

发布时间:2019-07-07 11:09

我的那一张王菲的《将爱》CD,是北木送我的唯一一份礼物,在新年到来的时候,用来告别。
空调开得有点冷,我听完后发短信给他。我说北木,我真想为她写一首歌,叫作《背驰》。背道而驰。
南烟,我已经在机场,再见。
很好。从今以后,北木在北,南烟在南。
PART ONE
我不知道第一次见北木是几时了,大概是刚出生的时候吧。据说我妈和他妈的故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
邻居里街坊传为美谈——两位孕妇情同姐妹,约定彼此的还在都唤对方做母亲。
于是我和北木一出生,便同时拥有了两对父母。
那一日我在妈的肚子里闹得凶,北木的母亲见势赶忙将她送进医院,怎知一心急,竟也要生了。然后几乎在
同时,我和北木的哭声响彻产房。
两家人将早已订好的名字赋予我们,南烟,北木。
PART TWO
1987年7月12日,北木只早我七秒出生。
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和北木一起度过的。我们叫对方的父母作爸妈,我们可以肆意的在彼此的家里吃饭睡觉。
直到大了一点,我才改口叫北木爸爸,北木妈妈。我们开始由模糊的概念,其中夹杂着某种暖昧。代表了将来,
在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是要在一起的。当然,大人们谁都没有说南烟北木,你们是指腹为婚的,谁也逃不了。
他们都笑看着我们天真可爱的一日一日长大,两家依然交好得如同亲戚。说起来是多么可笑的事,我才不会要
北木那样的,自然,我相信北木也不喜欢我这种的。
北木是那样的:安静、内敛、聪明,乖巧,能画很棒的素描,能背出许多唐诗,能把故事说得扣人心弦一场精彩,
能让每个女孩子都在背后悄悄把他称作白马王子。
而我是这样的:张扬、叛逆、粗鲁、倔强,能打败一大帮男孩子,能在打破别人玻璃窗后的短时间内逃离现场,
能把许多大人惹怒,能让楼下那个患有神经病的女人立刻发疯。
我想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点,便是骄傲,在北木身上,他被称为一种不染尘世的高高在上的高贵气质。而在我身上,
却成了一种不可理喻的倔强个性。
就像我们的名字,南烟北木。南辕北辙。
PART THREE
我常常对北木说的一句话是:北,跟我打架去。当然,那是小时候。北木站在原地看着我,一句话也不说,只
是一目光淡漠注视。我有一些害怕他的眼神,那是一个孩子不应该有的眼神,如深渊,如悬崖,如一切不可言说的
深而广阔的空间,是他瞳孔里延伸出的无限扩张的疆域。
这种眼神叫孩子们仰慕,叫大人们夸赞,却唯独叫我觉得莫名恐惧。
妈就从窗口探出头,南烟,不要把北木带坏。我便拉起北木迅速逃开,跑向隔壁的小弄堂,那里有一群小孩,等着我
去决斗。
我以一挡十,寡不敌众。却没有人敢去挑衅一帮默默注视的北木,他们把他当成是大人,不想去招惹他。只有我扑上去
反抗,愈战愈勇,最终被推倒在地上,狼狈不堪。
待他们大笑着离开,北木才向我伸出手来,目光却落在远处,像是认得我很丢脸似的。我狠狠打掉他的手,灰头土脸的
爬起来,大喊道,北木是胆小鬼,只有我是战士。
而他只是沉默,嘴角还有隐约的笑意,表示对我的不屑一顾。后来他对我说,因为他不喜欢打架。对于不喜欢的,他
从来都不会采取任何行动。
那么,你为什么不救我?我抚摸着身上的伤问北木。
他依旧沉默,我却有了答案,因为他不喜欢我。
PART FOUR
从小学到初中,我一直和北木同校。我们完全不像小说里的那些青梅竹马,北木从来不为我做功课,从来不管我的学习,
从来不会牵我的手,温柔的对我说话。
我们只是每天一起回家。因为妈让北木看着我,不准我惹事。
后来学校按成绩分班,北木自然分到最好的一班,而我在最差的八班。
于是每天放学,北木都从走廊的那一头,穿越无数女生恋慕的眼神,到这一头我的教室门口来等我。我的班主任见他总是很高兴,拍着他的肩膀说,北木阿,又在竞赛里拿奖了吧,又恐也要督促一下你妹妹阿,她太散漫了。
在学校,人人都以为我们是兄妹。
北木已经是众所瞩目的焦点,频频在区里市里拿奖,主持校广播,担任一家知名报社的小记者,常常上台演讲发言。
他依旧不爱说话,沉默并且高傲,却还是有大批追随者,身前身后议论纷纷,甚至有女生尾随我们一同回家。
即使是我所在的糟糕班级,都有诸女生公开声明喜欢北木。
他们染着红色黄色的头发,一边涂甲油一边谈论着北木。他们往往自视清高,把北木当作那些与他们亲热拥抱的小混混,他们
伸展手指欣赏着自己的甲彩说,要是我出手,北木当然是我的。
然后看向我,南烟,你说你哥哥会不会爱上我?
PART FIVE
北木来医务室看我的时候,我的手上帮着绷带,头上贴着纱布,脖子上还有紫色药水。北木笑出来,南,你那一身打假本事呢?
同女生大打出手,怎会不反击?
我哼了一声,不作答。
是我不甘心,我不要一世都被换作你的妹妹。
我心里想,你是北木,我是南烟,我才不要同你一方。
回家路上北木背了我,我只的乖乖告诉他事情经过。
是我抬起脸说,他不是我哥哥。那一群女生围上来问,那你们干嘛老是一起回家?
我骄傲地扬起头大笑,因为他喜欢我。
北木听到这里,嘴里哼了一声道,少臭美了,我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婆。转而又问,就因为这个和她们打架?女生还真有趣。
还未等我开口争辩,便看见前面树下站着一名白衣少女。北木放我说,你先回去吧,然后就向她走过去,他喊她的名字,小锦。
小锦,这个穿白衣服的温婉秀丽的女孩子,她微笑着看着向她跑去的北木,笑容又软温暖,宛如天使。
我在那一刻突然是这么的悲伤,北木,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你就已经奔向彼方。
女孩同北木在那棵合欢树下讲话,女孩温柔,男孩俊朗。
我第一次明白北木如此受女生欢迎的原因,在凌乱而漫长的岁月里,他居然已经长得那么英俊。
他早已不是我记忆里的北木了。
PART SIX
从那一天起,我不再勉强自己好好学习。我放弃了和北木并肩而站的任何机会。因为我已经知道,
我们早就不在同一个世界,她身边的女孩应是如小锦那般的,或者是别的女子,但绝不可能是我。
南,你若能有小锦的一半乖巧,那所有人都可以心安许多。这是北木的话。
那么,既然我已无能如你所愿,何不就逆流而去。
我迅速而决绝的堕落下去,一夜间成为坏学生的典型。我染了红棕色的头发,我打了七个耳洞,我的衣服上常常印着骷髅头,
我的指尖总有点染的七星,我的随身物品变成打火机。
我突然发觉自己是很好看的。按朋友的说话,我的眼睛很迷人,我的身材很匀称,我的皮肤白皙柔软,还有,我的性格直爽,
我的笑容甜美,我的思维活跃。
北木,原来我并非一无是处。
只有在你身边,我才那么那么渺小卑微,那么粗糙,那么不堪。
我有了许多朋友,也有许多许多男朋友。他们没有你那么优秀,可是他们能让我无比快乐和骄傲。
他们让我在没有你的世界里尽情发光。

PART SEVEN
我很久没有和北木一起放学回家,因为我总是逃掉晚自习的课。我的朋友们在楼下等我,对我出响亮的口哨,然后我们去喝酒,
跳舞,帮人拉场子。
所有人都对我的堕落毫不头绪并且束手无策。
那一天放学早放,我站在校门口等男友A来接我放学。北木就那样直直向我走来,身后是怯怯的小锦。
南,你妈妈很伤心。北木眼神疼痛。
我突然有莫名快感,从他的眼睛里,知道他在疼。我咬着嘴里的口香糖说,那又怎样。
不怎样。北木说,跟我回家。
我凭什么听你的。我高高仰头道,你不是说对你不喜欢的,你从来都不会采取任何行动吗?
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几乎要哭出来,北木,我面前的北木,如果你能像对小锦那样温柔的声音对我说,南,我喜欢你。那么我会立刻抱住你哭,然后乖乖跟你回家。
可是北木依旧面目冷峻。
在我就要失去勇气倒下去的时候,我听到了男友A的摩托车停在我身边,烟,可以走了吗?
然后北木看了我一眼说,算了,我不管你了。
就在我刚想对A说今天不去玩了的时候,我突然就笑出声来,北木,你早就应该不要管我,然后我神情嚣张的转身跨上A的摩托车,
吹一记响亮的口哨,扬长而去。
伸手摸一下脸,才发现已经泪流满面,嘴里的口香糖,早已经无味。

PART EIGHT
我从那一天起,开始迷恋上王菲。
在昏暗的酒吧,我一杯一杯喝下啤酒,我的脑袋里只有北木神色冷峻地说,我不管你了。
我知道我完了,我爱上了北木。我居然爱上了北木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。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我怎会爱上他。
B在这时出现,他将耳机塞进我的耳朵。MP3里是王菲的那张《寓言》,我听了大半夜,然后在吧台上沉沉睡去。醒来时肩膀上
有B的外套,他俯身在我耳边说,烟,喜欢,就跟我走。
跟我走。南,跟我走。
可是面前的男生,叫我烟。只有北木才换我作南。他是北,我是南,天各一方。
A的脸因为酒精而微微潮红,目光灼灼,他说烟,你和他相识不过4个小时。我拉下耳塞,微醉,B立刻扶住我。我说A我们完了。
我和B走出酒吧。
B带我回家。他拿出所有王菲德CD说,你可以在这里听完他所有的歌,再决定是否要和我在一起。
我看着他的脸,觉得他的眼睛很像北木。

PART NINR
来接我放学的人换成了B,他穿黑色T恤等在校门口,引得女生频频注目。
他大我两岁,已经是大人般的沉稳锐气。和北木的淡漠高傲不同,他一直是从容而理性的男子,面目深沉如渊。
我知道他绝非简单人物,否则我那一帮朋友,不会通通喊他作大哥。
彼时正逢北木和小锦并肩走出校门,北木看到我。然后我飞快的踮起脚来亲吻B的脸。
可是北木,却神情淡漠的转过了脸。他已视我为陌路,他再也不会管我。
北木。我听见一个声音叫出了这个名字,抬头,B轻轻笑着,好久不见。我愣在原地,看北木一步一步靠近,我眼神凛冽,他
说B,你怎会同南烟在一起。
B还是笑,吐出两个字,缘分。
北木扯一下嘴角,那我先走一步。言毕,拉着小锦走开。
我神思恍惚的呆着一旁,B在一旁说,烟,你是不是喜欢他。他点起一根烟,被我粗暴夺下,放在自己唇间,狠狠地吸。
是的,我爱他。可是他不爱我。

PART TEN
北木在我上体育课的时候找到我,他语气急躁,失了一贯的冷静。
南烟,我希望你离开B。他是我朋友的哥哥,混过帮派,他很危险。你明白吗,他绝对不简单。
南,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。
北,你不是不管我了吗?
他的目光刹那间冷下去,像直直坠落的花火,他放低声音,南,听话,我是为你好。你妈妈很担心你。
北木,你让我觉得你是在同情我。我现在很好。我转身便走,眼泪就要花落,满心都是悲伤。
我去了我和北木小时候去的公园,在凉亭里呆坐了几个小时。
天黑才回到B的家,他说,北木刚刚来找他。我惊愕,他找你干吗?
他要我离开你。B笑道,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
我背脊发凉,扑上去扯住他的衣领,你对他做了什么?
没事,烟,我只是叫人教训他了一顿罢了。B的笑容诡异,也就断了几根骨头吧。
我顿时大脑一片空白,转身往外面跑。B在后面冷冷道,你出了这个门,便再不能进来。
我回头看着他,成熟男子的脸,一般没在阴影里,像一个诡异的面具。我心跳如雷,转身就跑出了门,恍惚中听见一声叹息。
北木,北木。
我在寒冷的大街上奔跑,仿佛体育课上测验八百米。北木,你等我。

PART ELEVEN
我在楼下的电话亭里打电话给北木,是他的母亲来接。一听女孩声音便问,是小锦吧?
北木妈妈,我是南烟。
南烟啊,你怎么一直不回家?你妈妈担心的不得了,你怎么也不打给她?你这孩子啊……话筒突然被夺去,北木的声音冷冷
想起,什么事。
我捂住已经哽咽得喉咙,压低声音说,我在楼下。你能不能来见见我。
有事么。
我离开B了。我想见你。
我躲在大门边,看着月光下的男生的影子拉长,一点点靠近,然后在他跨出大门的时候,紧紧抱住他。
北木,我亲爱的,北木。
姿势定格了不知多久
北木拉开我说,南,怎么了。我睁大眼睛看着他完整健康的身体,突然明白了。北木伸手擦掉我的眼泪,南,怎么哭了,你和别人
打架都不哭的呀。
我把脸埋进他的脖子里不肯出来。他突然笑起来,南,你居然也有女孩子的一面。
答应我,回家去。
我拼命用里的点头。北木,我的北木。可是他刹那间不笑了。我听见他喊了一声,小锦。
我抬起脸,看到月光下面一身白衣面容惊愕的女孩子。
PART TWELVE
我在爸妈惊喜的眼神中回到家,没有受到任何责罚,妈妈说孩子,你瘦了,我的眼泪在一次飞流直下,我说对不起。
第一次,我这么恨自己。
像大多叛逆的孩子一样,我及时从弯路上退下来,又渐渐走回了原先的轨道。
只是,一定有什么不同了。那些微妙的琐碎的感情我无法描绘,但是一点是明显的我,我已经不可能在和北木两个人一起回家了。
于是每天傍晚都能看到两个被夕阳拉的长长的影子,那是北木和小锦,而我,默默地走在后面,一句话也不说。
我心里始终有不安,只是没想到,这一天回来得这样快。
这天北木和小锦放学要留下开会,我在校门口等,然后看见一群熟悉的面孔。
他们迅速的包围了我,打量我重新染黑的头发和一身校服,哄笑起来,你现在成了好孩子了嘛。
看你那假正经的模样,真是笑死人。
C上来揽住我的肩膀,怎么样,烟,回来吧。大家都很想念你呢。然后是的D、E、F。
我渐渐感到头晕目眩,伴随着恐惧。我想起以前我们在校门口拦截那些自视清高的学生,他们往往开始时飞扬跋扈不肯低头,
可最后却无一例外的对我们言听计从,看到我们恭恭敬敬的点头哈腰。
我记得,我们这是这样将他团团围住,然后煽他耳光,殴打他到求饶,再让他孝敬我们一人一包烟。
我就要跌倒下去,我头疼的厉害,世界即将坍塌。

PART THIRTEEN
我害怕了。
是的,我害怕这样的生活,我只想和北木过会那些单纯美好的时光,我这样的懦弱。
我在灼热阳光下手足无措,大脑一片空白。
北木在哪里。
他和小锦从校门出来,看到四面楚歌的我。我看到他愤怒凛冽的眼神,他迅速和他们打起来。
这是北木第一次打假。我从未见他如此凶猛和疯狂,他一次一次扑上去与他们厮打,完全不顾自己身体。
我站在他身后。北木,人人面前优秀完美的北木,他的天真和稚气被掩藏在淡漠外表下,他必须做到最好,他必须隐忍包容,
他必须作为一个榜样而存在。
那些疯狂个叛逆被压抑的太久了。
当小锦的尖叫声划破暮色的时候,我才木然跪下,紧紧抱住了面前满身鲜血和伤口的北木。

PART FOURTEEN
我和小锦把北木送回了家,他母亲几乎要晕过去,拉着我们问怎么回事。小锦一直在哭,而我始终保持沉默。
但事情还是传开了,从学校到家里,到处都有人在议论纷纷。妈妈在我们正打算时探望北木的时候拦住我说,南烟,你以后少去找北木。
我还是倔强的拉开门走出去,在北木家门口听见面的争执,他母亲显然很愠怒的,北木,你以后不要老是和南烟在一起,他和你不是
一类人。你应该多关心一下小锦,这次你出国念书的手续都是人家帮你办好的,你要对人家好一点,以后两个人在外面要互相照顾。
北木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
屋内变为一片寂静。而我,倔强的站在门外,我想听到北木的声音,我想听到北木说,我要和南烟在一起。
可是什么都没有。
我仿佛站了一个世纪之久,叫开始微微酸痛。路灯透过走廊的长湖刺痛了我的眼睛,我努力作出一个微笑的表情,然后伸出手按响了
北木家的门铃。
依然是淡漠而骄傲的脸,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,熟悉的气味和干净的衬衣,刘海微长,眉目孤傲。北木在那里不动声色的伫立。
北,我们出去走走吧。

PART FIFTEEN
南,再过一个月,我和小锦会一起去英国念书,他父母已经为我们联系好学校。
我知道。
南,毕业后有什么打算?
你知道的,我向来不喜欢念书。北,我想唱歌。
我们走进一家音像店,我指着架子上王菲新出的专辑说,我喜欢她。宛若蝴蝶,却不知何时才能寻获自由。
当被木将这张《将爱》CD放入我的手心的时候,我终于轻轻的微笑了。
再见,北木。
PART后记
2005年,北木归国。
在从机场回家的出租车上,听见广播里播放这次次全国歌唱比赛冠军的歌曲。
DJ介绍道,这次的冠军非常年轻,却能填词作曲,才华出众,实力不凡。一把嗓音更是万如天籁,有王菲一般的空灵合清幽。
她的名字是南烟。
得奖歌曲《背驰》。

回复:

他们的店生意很好,估计回本很快,不然也不会那么短时间就发展10多家了

回复:

我的那一张王菲的《将爱》CD,是北木送我的唯一一份礼物,在新年到来的时候,用来告别。 空调开得有点冷,我听完后发短信给他。我说北木,我真想为她写一首歌,叫作《背驰》。背道而驰。 南烟,我已经在机场,再见。 很好。从今以后,北木在北,...

回复:

我觉得味道不错,价格实惠,去吃过几次。而且我们学校门口和很多我们同学的大学门口都有门店,感觉已经是高校的一个标志性餐饮了,而且现在高校内的餐饮都在呈现一种品牌化的现象,个人认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回复:

他们的店生意很好,估计回本很快,不然也不会那么短时间就发展10多家了

上一篇:格力派工系统,华为手机拍照传不上去。 下一篇:拜尔泵增压-50

返回主页:徐州汽车网

本文网址:http://0516car.cn/view-208255-1.html
    信息删除